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3632355031

< >
网站首页 > 建设工程

最高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结算依据

分享到:
点击次数:47 更新时间:2022年08月25日15:21:07 打印此页 关闭

广州建筑工程律师

最高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结算依据

 

1、在当事人双方无特殊约定的情形下,转包合同的结算不以承包合同的结算为前提

(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2019年第5次法官会议纪要)

承包合同与转包合同仅具有事实上的牵连关系而非法律上的牵连关系,分属于独立合同。在当事人双方无特殊约定的情形下,转包合同的结算不以承包合同的结算为前提。实际施工人向承包人提交结算资料后,承包人理应在合理期间内审核并及时向实际施工人提出核定意见。承包人未对结算资料提出异议,而仅以发包人尚未与其结算作为抗辩事由的,应不予支持。

即便在发包人与承包人、承包人与实际施工人的不同诉讼中可能会出现工程价款差异,但此种差异乃是两个合同事实连关系的体现,不能作为其具有法律牵连的理由。实际施工人提交的结算资料具有“水分”只是可能而非现实,且承包人可以通过审核结算资料挤掉“水分”,而不能将此项工作完全交由发包人处理。承包人长期怠于行使此项权利,造成的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

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工程款结算纠纷律师

2、不论是否属于必招项目,当事人选择以招标投标方式缔结合同,就应受招投标制度的约束,应以中标合同为据确定工程款

(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 2019 年第 44 次法官会议纪要)

甲公司选择以招投标方式缔结合同。经过招标、投标、开标、评标等环节,最终确定乙公司为中标人,并向其发送了《中标通知书》。按照要约、承诺合同订立的规定,甲公司的招标为要约邀请,乙公司的投标为要约,中标通知书为承诺。甲公司向乙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时,双方合同关系已经成立。乙公司在投标过程中所作的澄清系不构成对承诺的变更。根据《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双方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该条并未区分必招项目与非必招项目,应当一体适用。

 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工程款结算纠纷律师

3、存在多份施工合同且均无效的情况下,工程价款的结算一般应参照符合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实际履行的合同约定

(公报案例(2017)最高法民终 175 号)

在当事人存在多份施工合同且均无效的情况下,一般应参照符合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实际履行的合同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在无法确定实际履行合同时,可以根据两份争议合同之间的差价,结合工程质量、当事人过错、诚实信用原则等予以合理分配。

 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工程款结算纠纷律师

4、在当事人未明确约定将行政审计作为确定民事法律关系依据的约定的情况下,国家审计机关作出的审计报告,不必然影响双方结算协议的效力

(公报案例(2012)民提字第 205 号)

根据审计法的规定,国家审计机关对工程建设单位进行审计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在民事合同中,当事人对接受行政审计作为确定民事法律关系依据的约定,应当具体明确,而不能通过解释推定的方式,认为合同签订时,当事人已经同意接受国家机关的审计行为对民事法律关系的介入。在双方当事人已经通过结算协议确认了工程结算价款并已基本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国家审计机关作出的审计报告,不影响双方结算协议的效力。

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工程款结算纠纷律师 广州建筑工程律师1.jpg

上一条:最高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不履行协作义务的责任问题 下一条:最高法:项目经理对外借款的责任承担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