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3632355031

< >
网站首页 > 建设工程

最高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后约定“管理费”的处理

分享到:
点击次数:49 更新时间:2022年08月25日15:29:35 打印此页 关闭

广州建筑工程律师

最高法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后约定“管理费”的处理

 

1.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中约定的“管理费”应当审查转包方是否实际参与施工组织管理协调等进行具体判断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 2020 年第 7 次法官会议纪要)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非法转包、违法分包或挂靠行为无效时,对于该合同中约定的由转包方收取“管理费”的处理,应结合个案情形根据合同目的等具体判断。如该“管理费”属于工程价款的组成部分,而转包方也实际参与了施工组织管理协调的,可参照合同约定处理;对于转包方纯粹通过转包牟利,未实际参与施工组织管理协调,合同无效后主张“管理费”的,应不予支持。合同当事人以作为合同价款的“管理费”应予收缴为由主张调整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基于合同的相对性,非合同当事人不能以转包方与转承包方之间有关“管理费”的约定主张调整应支付的工程款。

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专业工程律师

2. 合同无效,承包人请求实际施工人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管理费的,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2021年第21次专业法官会议纪要)

转包合同、违法分包合同及借用资质合同均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前述合同关于实际施工人向承包人或者出借资质的企业支付管理费的约定,应为无效。实践中,有的承包人、出借资质的企业会派出财务人员等个别工作人员从发包人处收取工程款,并向实际施工人支付工程款,但不实际参与工程施工,既不投入资金,也不承担风险。
   实际施工人自行组织施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承包人、出借资质的企业只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该管理费实质上并非承包人、出借资质的企业对建设工程施工进行管理的对价,而是一种通过转包、违法分包和出借资质违法套取利益的行为。此类管理费属于违法收益,不受司法保护。因此,合同无效,承包人或者出借资质的建筑企业请求实际施工人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管理费的,不予支持。广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律师,广州专业工程律师

广州建筑工程律师1.jpg

上一条:最高法:借用资质的实际施工人的权利 下一条:最高法:涉及工程欠款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