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3632355031

< >
网站首页 > 法治新闻

龙湖提前偿债 碧桂园展开自救 两大民营房企释放积极信号

分享到:
点击次数:271 更新时间:2023年08月15日21:34:13 打印此页 关闭

龙湖提前偿债 碧桂园展开自救 两大民营房企释放积极信号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张良

 

广州建筑工程律师】注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删文请联系我们。

 

在碧桂园因为债务兑付问题成为资本市场焦点之际,龙湖选择了提前偿还债务,曾经同为示范房企的碧桂园和龙湖,如今境遇迥异。

  8月14日,市场有消息称,龙湖已将17亿元款项拨入18龙湖04债券兑付专户,目前龙湖年内境内到期债务仅余11月到期的1.19亿元。接近龙湖集团的相关人士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

  在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提前偿还债务说明龙湖在债务兑付方面主动性很强,至少可以带来三个积极的效应,即证明企业资金状况和现金状况等非常不错、通过此类操作可以减少存量债务的规模以及减轻后续债务压力。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近期部分房企出现债务兑付的问题,使得投资者对于民营房企的处境颇为担忧,此时龙湖提前还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在给整个行业提振信心。

  龙湖多次提前偿债

  据接近龙湖集团的相关人士透露,龙湖集团间接附属公司龙湖企业拓展已将17亿元款项拨入18龙湖04债券兑付专户,目前,龙湖已于7月偿还共计41.9亿元公司债,8月偿还共计41.8亿元公司债,其年内境内到期公司债仅余11月到期的1.19亿元。

  龙湖近期新获得一笔5年期、31亿港元银团贷款,同时按计划有序提前归还海外债务。据悉,龙湖2024年1月到期的153亿港元银团贷款,目前已提前偿还72亿港元,计划在年内全部提前偿还。

  最近一两年,龙湖可谓是“回购+提前偿债”最频繁的房企。在提前偿债方面,2022年10月31日,龙湖集团宣布于当日提前偿还2023年到期的部分银团贷款51亿港元。11月1日,龙湖集团又在港交所公告,公司当日向银团贷款代理行发出提前偿还2023年到期的部分银团贷款34.5亿港元的不可撤销通知。就此提前还款通知待大多数参贷行同意之后,公司会即时履行还款。11月9日,龙湖集团发布公告称,选择提前赎回于2023年到期的3亿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为3.9%。

  龙湖管理层曾透露,公司2023年内到期债务规模可控,在手现金充裕,现金短债比处在行业高位,今年已无到期海外债务。公开资料显示,龙湖在7月底到8月中旬,连续兑付5笔境内债,合计规模达到83.7亿元。

  销售方面,今年前7个月,龙湖集团连同其附属公司累计实现总合同销售金额1101.2亿元,合同销售面积659.4万平方米。截至2023年7月末,龙湖集团累计实现经营性收入约143亿元,其中运营收入约72.4亿元,服务收入约70.6亿元。

  碧桂园积极展开自救

  自7月底以来,受各种市场传言影响,碧桂园在资本市场上遭遇股债双杀。8月8日曝出的碧桂园未能支付应于8月7日支付的两笔美元债利息的消息,则让投资者对于碧桂园的处境更为担忧。

  碧桂园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受近期销售额与再融资环境持续恶化,叠加各类资金监管的影响,公司账面可动用资金持续减少,出现了阶段性的流动性压力。

  坏消息接踵而至。8月10日,碧桂园发布公告,公司预期截至2023年6月30日止半年度的净亏损约450亿元至550亿元。

  2023年1至7月,碧桂园实现权益销售金额1408亿元,同比下降35%,较2021年下降61%;7月单月实现权益销售金额121亿元,连续第四个月环比下降,同比下降60%。

  面对困难局面,碧桂园积极开展自救:一是竭尽全力保障公司现金流安全;二是最大限度削减支出;三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控股股东杨惠妍及其家属自碧桂园上市至今已通过借款、增持股票、购买债券、以股代息等方式合计支持碧桂园折合约386亿港元且从未减持股票;四是全力做好保交付、保信用工作。

  碧桂园方面表示,将始终坚决压实自身责任,协调各方资源,全力以赴保交付、保运营。后续公司亦将继续稳妥推进各项经营策略和风险化解措施,保障公司可持续健康发展,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具体来看:一是全力以赴保交付;二是积极化解阶段性流动压力;三是保障经营有序开展;四是加强特殊时期的组织领导,为更好地应对当前困难,公司成立了由董事会主席任组长的专项工作小组,建立工作机制,统筹协调、高效决策、有力推进,努力渡过难关。

  市场经营主体需要更多支持

  “我们希望看到企业采取的各种举措能对市场产生积极的影响,但单凭企业自身的力量想要走出困境,非常困难。”有房企高管向记者表示,刺激需求的政策会对市场产生一些作用,但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当前市场的状况。“对企业来说,影响更大的其实还是预售资金监管,如果在这方面能够划定一个更加明确的边界,能够留给企业一定的自主空间,那么企业就可以找到一些自我调节的方法改善经营,消费者的信心也会更强一些。”

  也有房企高管认为,现在企业大都是在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逐一与相关机构谈债务展期,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关机构也都是市场化主体,肯定是以最有利于自身的条件来谈判的。这时候企业端相对弱势,机构很难简单地让企业去展期。如果相关部门能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比如原则上允许企业可以债务展期一定的年数,企业就能在与机构展期谈判过程中相对主动一些。

 

上一条:建设工程实际施工人代位权的认定 下一条:碧桂园事件,国家统计局回应